木片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木片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两个设计师开了间手工绣坊中国能支撑他们的梦想吗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9-03 14:47:11 阅读: 来源:木片机厂家

Lunéville绣坊

——怎么跟外人介绍我们的职业?“绣工”听来有些......专业叫法应该是“刺绣开发师”。

——不过,有时也会开玩笑地自称首席绣郎和绣娘。

分坐在桌子两边的Rexy Sung和Ada Zhang说到这里被自己逗乐了。他们一个来自台湾,一个在温州长大。两人赶在30岁前合开了一家绣坊,地点选在上海的一条旧式里弄“永盛里”。

“这个想法由来已久,”Rexy回忆说,“我们在伦敦一起上课的时候就畅想过开一家像Lesage那样的手工绣坊。”

Lunéville绣坊创始人Ada(左)和Rexy/图片来源:Lunéville

图片来源:Lunéville

图片来源:Lunéville

两人所说的Lesage是巴黎的顶级绣坊,自从1858年成立以来便和巴黎时装屋始终保持着密切联系。二战后法国时装工业复苏,Lesage继续为Madeleine Vionnet、Elsa Schiaparelli、Yves Saint Laurent等高定大师的设计提供刺绣。2002年,Chanel买下这家刺绣手工坊,以更好地保存工艺。

“刺绣之于高级定制,就好比烟火之于法国国庆日”,Lesage上一代当家人Fran&'231;ois Lesage是这样理解法式刺绣的。

出于不同的美学概念,中式刺绣追求光滑与平整,法式刺绣则讲究凹凸的立体感。因此,前者更适宜于表现逼真的花鸟鱼虫,后者更善于讲述更为抽象的精神和情绪。出现在Yves Saint Laurent 1988年高定系列中的“梵高”夹克就是最好证明——Lesage绣坊的手工艺人用到2.5万个珠片、2万颗珍珠、250米缎带来诠释荷兰印象派画家笔下的向日葵与鸢尾花。

除了为时装屋提供刺绣,Lesage也对外教学。Rexy和Ada都从Lesage学院毕业,完成过长达150小时的高强度训练。2013年初,在伦敦艺术大学时装学院修读完女装设计的Rexy来到法国,虽然他之前也在在Alexander McQueen和Giles Deacon的刺绣部门实习,但从未有过专业、系统性的学习。Rexy始终记得Lesage那栋位于市中心的楼,“它虽然很旧,楼梯也非常陡,可里面的旧物件很有味道,例如分门别类放置丝线、珠片的小柜子。”

在求学的4个多月里,他每天背着半人高的绣架上下楼、挤地铁。当时,一个教室里共同上课的学生有6-8人,他们说着各国语言,年龄跨度很大,甚至学历背景都各不相同。负责在课堂上手把手教授技艺的1-2名老师统统来自Lesage手工坊。有趣的是,他们并非都是我们脑海中想象的“老师傅”形象,因为当中有些人高中刚毕业就进工坊做学徒。

由于签证申请问题,和Rexy在伦敦时就是同学的Ada相隔大半年才来到Lesage学院,与Rexy擦身而过。即便如此,他们学的内容却分毫不差。在上海Lunéville绣坊中挂着两幅“一模一样”的毕业作品,里面集结了描样、钉珠、刺绣等课堂中提到的所有技法。Ada解释说:“Lesage强调的是刺绣记忆,而非设计。”这幅不到A3大小的作品就像是所有学生的出师证明。

学生毕业作品/图片来源:Lesage学院

可毕业之后,他们还是和大多学生一样,选择了一条“大路”:做时装设计师。Rexy拿着Masha Ma的合同来到上海,Ada则回到温州创立自己的同名品牌。一年多后,Rexy发现回中国创立同名品牌的设计师越来越多。

“与其和大家抢,不如另辟蹊径。”Ada说。2015年,Rexy和Ada决定在上海实现当初的梦想,把Lesage“搬”来中国。

Lunéville绣法/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两人为创立的绣坊起名为Lunéville,它的本意是一种隐形刺绣法。Chanel曾经在它的高级手工坊系列中与Lesage合作,使用Lunéville隐形刺绣法完成过一条浅米色蕾丝连衣裙:工坊匠人用白色皮革制成1150枚“蝴蝶意面”和“半蝴蝶意面”,以此组成立体花朵图案,再用缝针绣在固定于绣框的蕾丝面料上。最后用Lunéville隐形刺绣法将1万枚大小不一的珠子绣在花瓣之间。工匠在刺绣时没办法用眼睛判断,只能透过钩针与手指感觉图案与线条走向,因为那个漂亮的图案其实是成型在布面的底下。

Chanel 2016 “巴黎在罗马”高级手工坊系列/图片来源:Chanel

Chanel 2016 “巴黎在罗马”高级手工坊系列/图片来源:Chanel

Chanel 2016 “巴黎在罗马”高级手工坊系列/图片来源:Chanel

Chanel 2016 “巴黎在罗马”高级手工坊系列/图片来源:Chanel

Lunéville的工作室一开始就是在自家客厅工作,首批客户几乎都来自朋友圈。等到了夏天,他们搬进了现在的三层工作室。推开大门后先是一个小小的院子,一楼架着4、5张白色绣架,右手边的架子上夹着两排A4大小的欧根纱。上面是绣坊为不同设计师开发的刺绣样品,上面或许是由针固定的缎带刺绣,或许是各色珠片构成的蝴蝶图案。“我们根据客户的主题、颜色、面料设计刺绣,”Rexy介绍说:“合作的品牌中有Masha Ma、l’Amitié London、Hanna Si、We Couture。”

图片来源:Lunéville

图片来源:Lunéville

每每到了时装周期间,绣坊的11位成员就得开足马力,加班加点地刺绣。对于学习时装设计的学生而言,通宵并不陌生。Rexy说曾经连续熬了两晚之后,每次穿针都要不时扎眼调整视焦,甚至一手拿针,一手抿线睡着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

同样毕业于伦敦艺术学院的Hanna Si在朋友介绍下认识Rexy,并成为Lunéville这一季的新客户。“我们秋冬系列的主题是动物,用数码印花比较难以体现,所以想到以刺绣来突出立体感。”品牌创始人Hanna请绣坊在主打的黑色卫衣上做了一只火烈鸟:“这是我们第一次用纯手工刺绣,其中拼接加入了羽毛,这是工厂机器没有办法做到的。”

Hanna Si 2016秋冬系列中运用到手绣的主打款/图片来源:Hanna Si

处在刺绣过程中的火烈鸟/图片来源:Lunéville

与系列中其他衣服相比,这款手绣卫衣的零售价在2000多元,几乎是机绣同款的两倍。“它偏向定制,我们不太可能会做大货,”Hanna说道:“但生产还是比较麻烦,需要绣坊排单。另一方面,来showroom的买手大多觉得价格偏贵,有意向下单的顾客大都位于一线大城市,定位比较高。”

Lunéville目前的客户都以中国设计师为主,然而会在设计中用到手工刺绣的中国设计师,数量相当有限。手工刺绣通常在高级定制礼服上使用,但是在中国场合性穿着的市场仍然非常初级。而另一方面,那些拥有高定消费习惯以及能力的顾客,可能本身也很少在购买中国的高定服装。

“2000工时的高级定制,当然是我们的憧憬,但现在还没有办法做,在中国不太有市场。”Rexy补充说。截至目前,绣坊主要客户仍旧聚集在上海地区,海外市场仍是空白。“国外市场势必会为我们带来更多客户以及销售渠道,可受地域时差影响,操作起来恐怕有困难,所以我们不敢盲目投资。”他说道。

在等待顾客成长起来的这段日子里,Lunéville将营业范围拓宽至成衣机绣。从去年10月起,绣坊还多了一重职能——体验教学。每逢周末,两位创始人就会把工作室变成小型“Lesage学院”。他们按照不同学生需求,将课时安排成1.5小时和3小时,例如糖果蜂鸟胸针需要3小时完成,学费为630元。如果和Lesage 150小时6500欧元(约合4.7万元人民币)的学费相比,这还算是笔小投入。

Lunéville体验课/图片来源:Lunéville

Lunéville体验课/图片来源:Lunéville

开课后的大半年时间里,他们碰到过不少前来拜师的学生说:“我没有刺绣基础,但是会做十字绣。”两位创始人通常回答:“这不一样。”在Lunéville,学员大多从零学起。就像Rexy此前尽管在McQueen、Giles Deacon刺绣部做得得心应手,可到了学院还得重新开始。不过,两人也抱着一份私心,希望从中找到天资聪颖的刺绣新人来分担绣坊工作压力。

此刻,Rexy和Ada正在筹备系统课程,“就像是Lesage的高定刺绣班一样,我们打算把技巧一个一个地交给学生。”Rexy拿出了一副尚未完成的刺绣作品:“这是我设计的系统课作业。”在这份欧根纱上绣着蝴蝶、花草等图案,还有金线勾边的绣坊logo,俨然一副Lesage毕业作品的复刻版。

巴黎市郊的Lesage高级绣坊/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巴黎市郊的Lesage高级绣坊/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眼下,Lunéville已经完成了搬家大计。随着客户数量的增长,永盛里的这栋小楼已经摆不下工作需要用的绣架了。

尽管中国的高定市场也在成长,可年轻手工绣坊需要的养分远超于此。Rexy和Ada在聊到Lesage背后靠山Chanel时,也希望有一天会得到投资人的垂青。Ada说道:“Lesage前几年就收购了印度的一家刺绣工坊,我们现在就在研究如何把法式和中国刺绣技艺结合在一起,做出自己的东西。”

物料提升机超载限制器

MDF总配线柜

苏州陶瓷pc砖

降温母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