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片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木片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韩国MERS疫情的经济杀伤力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6:17:36 阅读: 来源:木片机厂家

韩国MERS疫情的“经济杀伤力”

被称作“中东SARS”的MERS疫情自5月20日在韩国第一例确诊,截至6月6日,据韩国保健福祉部公布的数据,已有64人确诊,5人死亡,逾1600名疑似患者或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被隔离。

被称作“中东SARS”的MERS疫情自5月20日在韩国第一例确诊,截至6月6日,据韩国保健福祉部公布的数据,已有64人确诊,5人死亡,逾1600名疑似患者或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被隔离。

MERS系和SARS同属“新冠状病毒”NCoV类传染性疾病的疫情,是一种传染率不及SAR S,但确诊死亡率(38%)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恶性传染病。韩国则是人口稠密、经济发达,号称“最接近发达国家的发展中国家”的亚太经济体,且其经济结构以外向型为主,是重要的旅游目的地、旅行中转地和制造业出口大国。随着疫情的发展蔓延,人们除了担心直接的疫情“杀伤力”外,其“经济杀伤力”也同样引入关注。

仅就疫情所造成的直接“经济杀伤力”而言,目前看来尚在可控范围内。

尽管此前确诊患者的“海外漫游”令人胆战心惊,甚至远在万里之外的加拿大也引发公众不安,但迄今为止只有台湾地区等少数国家、地区发布了针对韩国疫情的旅行警告,W H O也并未提出对韩国实施贸易或旅行限制的建议,因此从理论上,此次疫情尚不会对韩国交通、物流和旅游业构成严重冲击。然而近几日随着疫情传播范围扩大和速度加快,恐慌情绪正在放大,“韩国泡菜会传播疫情”之类本属无稽之谈、倘在平时人们最多付之一笑的谣言,此刻却在周边国家、甚至更远范围内不胫而走。当年SAR S肆虐时,疫情严重地区的各种出口产品(尤其食品和农副产品)在世界许多国家都一度被视作“不可接触者”,这种负面影响花了很长时间和很大代价才逐步消除。倘在近一段时间内,韩国疫情无法得到有效、公认的控制,类似的一幕并非没有重演的可能——— 事实上,据一些航空公司和旅行社透露,已有部分国际旅客自发取消了原定的访问韩国行程。

日前三星公司发言人就表示,根据政府指示,一个本应在上周召开的新员工大会被推迟。韩国是一个“大财阀通吃”的特殊经济体,三星这种“经济庞然大物”的这类“自我约束”行为,预计会在政府的鼓励下得到推广,以平息社会上的不安和恐慌情绪,而这类“自我约束”毫无疑问将对三星等大型韩国企业、乃至整个韩国经济,构成一定程度的冲击。

比这更值得关注的,是疫情对经济的“间接冲击力”。

5月31日,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代表韩国政府就M ER S患者管理不善公开致歉,此后韩国保健福祉部和首尔市长朴元淳相互指责对方“管理不善”、“不透明”,应对疫情蔓延负责。如果说,疫情“外泄”前韩国有关方面的懈怠、疏失已经令人难以置信和忍受,那么当疫情业已扩散,朴槿惠总统本人也已在6月3日严厉谴责韩国卫生官员在此次疫情发生初期疏忽后,许多本应隔离者仍出没于稠人广众等令人不安的瑕疵也随时可见。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直接导致此次个体染疫偶发事件演变成大规模疫情的“医院交叉感染”本应是控制重点,但至今韩国方面仍未公布这家医院的名称、方位,且用于隔离疑似患者及密切接触者的三家医院名称也同样语焉不详,这不仅导致“医院可能为大财阀所控制因此无法曝光”等猜想层出不穷,也会让各国投资者对韩国的治理环境产生不利的联想。

韩国以工贸立国,政府和商界一直雄心勃勃,希望借助自己的产业优势及合纵连横,使韩国成为“全球FTA的枢纽”,但突如其来的M ER S疫情暴发却为这种雄心壮志劈头泼了一盆冷水:如果韩国方面无法在疫情控制问题上亡羊补牢,以实际行动挽回此前的“失分”,所谓的“枢纽”功能只怕会大打折扣。

当然,MERS给韩国经济带来的,也未必都是“负杀伤”。

原本密集发生于中东的MERS突然在韩国大流行,固然造成巨大冲击,但也让韩国在不经意间积累了一定的新鲜病例和病毒样本。MERS是一种“年轻”的疫情,迄今并无确认可靠的特效疫苗、药物面市。此次韩国疫情的暴发和向国外扩散,势必极大增强各国、尤其较富裕各国对M ERS的警惕性,这也意味着国际间对相关疫苗、特效药的需求将大为增加。韩国在医学研究和生产领域都有一定优势和特色,此番经过如此“洗礼”,无疑会加强这方面投入。正如W HO官员日前所说,此番用多人生命所换来的“韩国经验”更加弥足珍贵——— 假以时日,这或许会形成一条值得重视的高端产业链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