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片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木片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从老年智能手机说开去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03:30:38 阅读: 来源:木片机厂家

自白鸦发出那条关于要做老人手机的微博,已经一个月有余了。被持续数日的小范围关注后,便再也没见有什么有趣传闻或激烈讨论。而在白鸦微博上,也只是零星的提到点儿关于整合微信的构想,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没有下文了。

前日,忽闻富士通竟已推出老年智能手机,再想想当时那些值不值得做的争议,都已成了别人身后摸过的石头。

智能手机到底是什么?我最不能理解的,并不是“智能”和“手机”两个词语,而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会把“智能”理解为“复杂”,把“手机”理解为拿在手上随地打电话的玩意儿。

看到富士通对老人手机基本的语音通话功能作出的微小改进——其有消除噪音和语音减速的功能,让老年人更好地听清对话。我真的觉得这才找对路子了。我所能够理解的智能,并不是建立在广度上——能干 xx,又能做 yy,而且同时还能弄 zz,如同某些广告词之类——而是在深度上把某一项(简单的)功能不断推向极致。

或者说,智能的目的只是让某种体验变得更好,至于更多的功能整合,如果体验能变好;那便是智能的,否则就不是。

至于老年智能机,我觉得,首要解决的就是如何把基础的通讯功能做到极致。虽然,从 S60 时代,各种通讯辅助工具就开始普及,但至今仍然没有哪一个应用能够放得开视野,迈得开步子。通讯增强型应用从来也不是为某个人群专属,它可以服务好老年人,自然也可以吸取更多的经验,服务于青年用户。如果它可以通过老年用户磨砺得更加简洁、便利,那么当一个当代白居易又未尝不可。如果老年人真的只是需要“电话和短信”与“不复杂”的智能,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将两者结合?

我在 Kindle 和 Galaxy Camera 的身上看到,对功能专注的类似理念,不过它们一些功能还是太多余。当我每每听到这么一种观点:“老年人怕把东西弄坏,不敢乱动”,“他们不知道该选哪个按钮,害怕出错”。我意识到,这种问题远没有一些人看到的那么简单。可以肯定的是,这是文化与思想问题,不是年龄问题。倘若我们继续减少功能与设置,并进一步简化操作的逻辑,让屏幕上根本没有会误触的按钮,势必会减少对复杂性的恐慌。比如,iOS 已经降低了一些小白对电子产品复杂性的紧张感,但对我而言,它还是有太多复杂的东西,甚至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。

总之,对于老年用户群,极致必然意味着越来越多的“不可见”。更多的“不可见”并不意味着功能的缺失,而是更深度的整合。“在用户需要的时候展现”意味着“不要让用户思考”。把老人们不大可能理解和操作的,隐蔽起来,把相同性质的放在一起,道理大家听着早已都懂,但很多应用却都不知道这么做。

迄今,我们已经有了很多精彩的应用:譬如整合社交信息 Brewster(国内如葡萄助手)等,把通讯录与社交信息流整合;又如 iMessage 和 FaceTime 对传统通讯的变革;再如 BB10 HUB 对收件箱的进化,它们一个个就是对通讯的理解上的里程碑。当然它们未必是首创者,但也算得先行者的一员。但这还远远不够,我们需要的是更深刻的反思。

如果将运营商的电话与短信服务视为一种旧的社交网络,我们就不得不重视社交网络的历史版图。

倘若我们想要了解上一个时代的人如何参与到旧的社交网络中去, 我们就必须对信息流中的内容进行分类。通过内容分析,来了解各种现有的通讯与社交分享的原型是怎样的。难道随机给陌生号码打电话、发短信不是一种陌生社交,或者说是漂流瓶的一种形式?

如此,我对社交信息这么理解:对于收件人而言,社交平台的发布好似是一种群发短信,只是它的提醒被人为的忽略了。而时间线上的 follow 信息,其实也就是那种传统的按时间排序的短信收件箱。而未被 follow 的帐号则被无限压箱底了,以至于必须搜索才能看到。如果非要给老年人简化的功能,也只好这么解释。其实微信公众平台也就是这个逻辑。至少,我们不能说"老年人根本不需要社交"。

后起的社交平台更好的利用了现有的技术,更准确地满足了现实的需要。随着通讯的概念越来越混乱,信息分享的方式越来越复杂,我们真的需要简单的极致——把声音,文字或图像,甚至视频传递给想要的对象就够了。好吧,到这里也许有人早会说,那不就是微信吗?我认为,微信目前还只是通讯的一种补充,而且如今正越走越远。

不知道,这样一部老年智能机还要等多久,也不知道人们对智能还要迷失多久。期待 2013,数字设备能走进更多的人群,帮助更多人的生活,我期望那才是我们的未来。

乐透游戏

6合宝典IOS

钢铁舰队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