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片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木片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锤子科技专访终于知道老罗为什么一直被黑了新日

发布时间:2020-01-15 10:39:27 阅读: 来源:木片机厂家

A:“我们Smartisan OS 2.0系统相比较一代是否有性能和能耗上的优化?”

B:“坚果续航有提升,毕竟电池有所提升;但是性能不好说,毕竟高通不同系列特性不同,我知道你们其实还比较看重CPU数,但其实我更在意GPU的挑选”

以上对话摘自坚果手机发布会后一次锤子科技群访,在这个“群访已经不能套出太多新鲜点”的时代,整场访谈以一种天生骄傲状态进行。可做谈资点不多,傲娇者甚众,于是呼蜻蜓点水式访谈中,笔者想了些别的。

被黑源于打脸

“坚果手机采用5.5寸屏,主要是为了受众更广,使用手机功能日趋多样,大屏很显然兼顾部分更多”。所以,在今年下半段,我们见到了一款千元、大屏、双卡、由锤子科技出品的手机。不愿意再赘述这其中罗老师交了多少学费,总之被黑,自然是起源于祸从口出。很难想,如果老罗当初不四处树敌,今天又是怎样一番景象。

是妥协还是心态开放

任何事情都有动因,具体到坚果手机出现,钱晨给出的答案是“最先你要考虑一年一款手机能否养活一加企业,然后如果多推出一款产品,是不是要避免价位段冲突”,因此接下来自然而然,1500元和800元价位档会摆在眼前。“多数情况下,你会发现市面1500元价位产品是慢慢往下走的,当然这里面也有投资方的建议”。

“看网上评价我们会用到妥协这个词,但是这个词在英文里面的含义其实不是贬义的”钱晨在专访时不无费解的表达着。确实,抛开中西方对于“沟通、改变”这种情绪的感情不同,坚持有必要的,在沟通中改变,这本就理所应当。应该坚持什么,这一方面,锤子科技有自己的看法。

什么是应该坚持的?

我们来算笔账,手机成本三大块,屏幕总成、CPU、壳体;芯片采购价格、壳体制造组装成本、屏幕,这三大块价格坚果相比锤子降低不少。拿时间来换,造一款千元设备本没什么大惊小改。而至少在这个价位上,坚果提供了连按键都中心对称、薄喷漆后壳、真正夏普/优达屏幕的手机。站在千元价位,似乎坚果也没有错。

当然,事情也仅止于此,坚果手机站在千元价格上评价也仅止于“不出错”。新机整体设计生产均由上海希姆通进行,除了套壳和塞系统进手机,其余部分锤子并不过问太多。换个老罗的说法,时隔一年,他们做了一款近乎于“贴牌机”产品。甚至退一步说,就算考虑现实层面,千元机普遍选用ODM(原始设计)出品,坚果设计方也并非业内最优(魅蓝和红米系列ODM厂商均为闻泰,为什么不选择希姆通,不言自明)。而在采访现场,钱晨一句浅浅的“我们对上海希姆通的评价是好”——似乎也颇有掩饰的味道。没错,产品尚可,但情怀不再。

或许仍旧是是祸从口出

不过为什么手机厂商默认玩法,到老罗这就如此无法令人接受,问题又绕到老罗那张嘴上,我们不妨从头来过。如果晚生20年,罗老师青年才俊意气风发时,或许再造个韩寒本不是问题;然而生于那个年代白山黑水间的老罗终究有了如今这条人生轨迹。从窘境不断再到新东方(不是烹饪学校)就职,开博客、办英语学校这些桥段我们就不赘述了。

总之,不在常理之中,自有一片天地的罗老师在那年迷上了手机。于是一个在生活中“多次战胜社会”的老男人,就开始对这个行业发表意见了、决心改造世界了。然而那时他才半只脚踏入手机圈这座门,新丁入伍,略显骄傲。

从一个人的骄傲 到一群人的YY

虽然说得花哨,但其实还是老问题:只怪当年老罗嘴太臭。不过就在“朱萧木、钱晨、李剑叶”这三位锤子科技核心坐在面前,以科普的态度说着一部分业内皮毛时,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了,——“骄傲究竟是自持身份的磊落,还是漫无边际的傲娇”。当一个互联网手机品牌负责人在群访时表示“我从来不接受外卖食品这种形式”,这种潜意识的拒绝态度,似乎有些令人费解。把自己没接触的领域全盘否掉,把受众当做认知不广的一部分,坐在采访席正中的钱晨似乎也就没印象里那么可爱。

作为有着“老罗偶像光环加持的初创企业”如何矜持而不自娇的做产品,而不是笼罩在那层光环下,也许作为旁观者本不该说太多。但是当粉丝默认T1初期买不到、高价买到又狂降价、一款旗舰等一年半这些事以后,如果发布会因为PPT延期了,请别在潜意识里认为“因为好所以可以等”;也别认为曾经食言,今天依旧可以不带歉意的阐述新品。更重要的是,当一款由非主流设计公司ODM出来的产品摆在面前后,请别依旧高冷摆出情怀满满的假象。

最终的结论是:

所以落到最后,坚果手机从初期销量看并不算差,老罗也顺利拿到新一轮现金融资;无论是买方卖方,对这个有个性的手机厂商依旧宽容。如何姿势正确的“骄傲”下去,我们不指手画脚,还看细水长流。

医生在线电话

医院挂号平台

挂号服务平台网